国际频道>> 媒体聚焦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环球》杂志:警惕日本渐进式占领钓鱼岛

2005年2月24日 17:37
  2005年2月9日,大年初一,日本官房长官细田博之宣布,钓鱼岛(日方称尖阁诸岛)上“日本政治团体所建的灯塔,由于其所有者放弃所有权,已经成为国有财产,即日起由海上保安厅保守和管理”。
  
  日本送出的新年“礼物”
  
  这是日本政府送给中国人民的新年“礼物”,相对于他国元首们的新春祝福,的
确要独特得多。此举,显然经过精心的准备和策划:
  
  在理由上,日本政府采用貌似“被动”的态度——是由于原先所有者放弃所有权,且当地航运不能缺少灯塔,故成为国有财产,由海上保安厅保卫和管理——试图显示日方行为并不是主动挑衅,而是不得已而为之。
  
  在时间上,日本政府选择了大年初一。中国媒体在这段时间的报道都围绕春节展开,放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目光相对会少,可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中国国内对此事的反弹。
  
  如此,日方行动给人的感觉就是既想拿到这份利益,又不愿让太多人注意,并且给人以“不得已”的感觉。不过,这种时间和借口的策划,能否达到预期目的,还很难讲。在大年初一向中国发难,于中国民众的对日观感会起到很大的负面作用,也会影响日本在其他涉华问题上的利益。这种极度重视局部细节,有时甚至导致影响大局利益的决策,有着典型的日本风格。
  
  “渐进式”占领的阴谋
  
  纵观日本长期以来在钓鱼岛问题上采取的行动,其战略呈现出明显的渐进式特征。
  
  20世纪60年代末,由于联合国发布的一个报告中提到,钓鱼岛周围可能存在油气资源,日方开始声称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拥有主权。此时日本对钓鱼岛并没有实际控制。
  
  1978年,日本右翼团体在钓鱼岛上修建了灯塔。众所周知,日本右翼团体与自民党右翼势力以及大财阀之间存在密切联系,都是利益集团的政治工具。当时之所以由民间团体修建灯塔,其好处在于不会将事件上升到国家行为,进而影响中日关系。因为当时的国际关系背景,决定了日本在大战略上还需要和中国合作,以对抗北方来自苏联的强大压力。不能因为钓鱼岛的局部利益,影响国家的整体安全战略。这种对抗苏联的安全利益需要,也是当年中日关系之所以能够出现所谓“蜜月期”的根本原因。但是以日本的外交决策传统,绝不会轻易放弃任何细小利益。因此,又必须以这种“埋钉子”的办法先造成一定既成事实,为日后争夺钓鱼岛留下伏笔。
  
  此后,日本逐步加强了对钓鱼岛的控制,海上保安厅在当地的活动逐步增多。原先拥有灯塔的团体将灯塔所有权转让给了冲绳县石垣市(日方将钓鱼岛划归冲绳县石垣市管理)的渔民。这次,便是渔民放弃了所有权,日方借口灯塔已经成为航运所需的交通设施,为了保障航运安全,日本政府“顺理成章”地接管了灯塔,而灯塔的管理又归海上保安厅负责,海上保安厅需要每两个月上岛维护灯塔。这样,钓鱼岛便正式纳入了日本准军事力量的管理范围。
  
  此外,日方还不忘在法律上完善其对钓鱼岛的管理,2003年,日本政府与所谓“拥有钓鱼岛所有权的国民”签署了“租借”合同,以年租金2256万日元的价格“租下”了钓鱼岛及南小岛、北小岛共3个岛屿。这样,日本政府既拥有钓鱼岛的使用权,又需要使用和维护岛上设施,其准军事力量的登岛行为也将成为定期制度。
  
  20多年来,日本在钓鱼岛上所走的每一步都不大,但是这一步步累计起来,已经比70年代初的状况走出了一大步。
  
  渐进式战略的好处,在于既能够确保既得利益,又能够给此后的行动留出余地。日方深知,总结民族国家出现以来的国际关系史,在领土问题上,纸面上的仁义道德大多是空话,只有既成事实才是硬道理,日本决策层也一贯有重视实际利益的传统。因此,日方选择了目前的战略,能向前走多远,就先向前走多远,一有机会,就拱一两步,绝不会为空洞的道德原则束缚自己的手脚。一旦情况不利于己,就先停下来,维持几年,“消化”和巩固既得利益,等待形势的转变和时机的出现。
  
  从这种渐进式战略出发,日本的下一步,可以根据中国方面的反应,有多种选择。其层次由低到高分别可以是:
  1、以保障航运为名,进一步扩建岛上灯塔和领航设施;
  2、派遣非政府人员在岛上居住或看守灯塔;
  3、派遣非武装政府人员(如国土交通省职员)在岛上驻守;
  4、派遣海上保安厅人员驻守(相当于准武装力量);
  5、派遣国家正式武装力量(如自卫队或修宪以后的可能的“自卫军”“防卫军”)驻守。
  
  如果中国对日本的上一步没有太大反应,那么日本很可能会适时推出下一步,而下一步的层次高低,则会根据当时的国际关系背景以及中日两国的国内状况而定。假如当时国际关系背景有利于日方,且中国国内状况不允许过多地关注钓鱼岛问题,比如中国忙于统一事务,或是台海形势紧张,则日方选择的行动将会是比较高层次的,比如直接派驻武装人员等;假如前提条件不是特别有利,则日方仍将采用每次一小步的方法前进,下一次的行动会是扩建灯塔设施之类的活动。
  
  反占领的冷思考
  
  从最近几年钓鱼岛发生的种种事件,我们应该进行一番思考。
  
  日本与周边三个国家有岛屿争端,分别是与俄罗斯之间的北方四岛争端,与韩国之间的独岛(日方称竹岛)争端,以及与中国的钓鱼岛争端。这其中,目前态势对日方最为有利的就是钓鱼岛了。从这一结果看,我们也应当借鉴一些别国与日本处理领土争端的经验,毕竟政策是要随着形势的变化而变化的。如果国际大背景变化了,对方政策变化了,我们的政策显然也要变化,否则只会陷于被动。
  
  此外,日本是个很独特的国家,其文化传统、国际地位、对自身地位的期望值,及其与美国的关系,都决定了一些对其他国家行之有效的政策,在日本这里并不一定行得通。不能照搬与其他国家交往的方式,去和日本打交道。
  
  领土是国家最为核心的利益,是国家最为基本的组成要素之一,因此也一直是国家最为敏感的利益,各国莫不如是。中国需要一个和平安定的周边环境,但是,和平安定的周边环境,并不一定能够用退让和搁置来获得。如果那样,建国以后历次自卫反击作战也就失去了必要——既然退让就能够获得和平,既然失去一些领土并不影响经济建设,为什么还要打仗呢?
  
  历史告诉我们,并不是所有人都和我们一样热爱和平,讲究与人为善,提倡“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有一些对手,包括个别邻居,总会把我们的退让视为软弱可欺,视为自己占便宜的大好机会。他们的逻辑,是能够进两步,就绝不只进一步,一旦你向后退一步,他们就会指望你会向后退两步。这是他们民族能够生存于资源贫瘠之地而得以延续的诀窍,也是他们几千年来的传统,绝不会因为穿上西服而改变。
  
  对于我们来说,搁置当然是一个省事的办法,既然事情搁置了,我们也就不必为这件事情操心费神。然而事情总要有人解决,后代人还有后代人的事情,把这些麻烦事留给后人,本身就加重了后人的负担和战争的风险。更何况,实践证明,很多事情,是越搁置越麻烦,越拖下去危害越大。到最后就会发现所有的麻烦都堆到了一起,一件事情往往同时牵扯到多件事情,这时再回头看,就会觉得还不如当初花些代价把事情逐一解决,也就不至于最后难以收拾。
  
  最后,笔者想起前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汉武大帝》中刘彻的一段台词:“你我是一代人,有些事是必须要在我们这一代做完。匈奴大患历经我汉家数代,无不受之牵制困扰,耽误了多少年。既然我们有可能在这一代解决,为什么要留待下一代呢?不能说我们这一代人就比下一代人高明,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
  

选稿:小瑶    来源:《环球》杂志  作者:刘华  
 
 

 媒体聚焦
《环球》杂志:警惕日本渐进式占领钓鱼岛
瞭望:"朝核"不会轻易失控 短期难有大变化
国际先驱导报-日俄联手抑制中国论有待商榷
……>>更多
 国际专题
朝鲜宣布已拥有核武器
查尔斯四月迎娶卡米拉
黎巴嫩前总理遇袭身亡
关注伊拉克大选
……>>更多
 城市
亚洲最适宜外国人生活城市排名
华盛顿:大气的"心脏"城市
巴基斯坦:花车渐欲迷人眼
优雅伦敦夜
 人物
黎巴嫩前总理遇袭身亡
……>>更多
  读图
喀布尔的鲜榨甘蔗汁
伊朗地震造成重大伤亡
泰国布吉岛美如画卷
巴兰基利亚狂欢节女郎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