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快报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巴选举链接之10 阿巴斯:聚光灯外的"神秘"人物

2005年1月9日 09:25
   

  阿拉法特去世当日,原任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委会总书记的马哈茂德·阿巴斯当选为巴解组织执委会主席,后来又成为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候选人,成为最有希望接替阿拉法特的巴勒斯坦领导人。早在2003年3月8日,巴解组织中央委员会召开大会,阿拉法特正式提出任命阿巴斯为巴自治政府首届总理。在会上,媒体追逐的对象第一次不再是阿拉法特,而是阿巴斯。然而会场上的阿巴斯却刻意避开记者区的镜头,或侧脸托腮
,或低头看稿,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表情。

  这就是“讨厌聚光灯,喜欢沉思”的阿巴斯。

  低调行事多情为人

  按照阿拉伯人的习惯,马哈茂德·阿巴斯更多地被人称为“阿布·马赞”,意为“马赞的父亲”。一头银发,衣着考究,茶色镜片背后眼神凌厉,阿巴斯的形象很少出现在媒体上。

  1935年阿巴斯出生于今天以色列北部山区小镇采法特。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13岁的阿巴斯随家人逃往叙利亚,沦为难民。他在叙利亚生活多年,获得大马士革大学法律专业学士学位。

  阿巴斯的妻子是巴勒斯坦北部人,据说是个“普普通通的家庭主妇”,从不过问政治。3个儿子投身商界。

  熟悉阿巴斯的人说,他博览群书,敢于表达自己的看法,即使与主流相悖——公开批评巴勒斯坦人武装反抗以色列的“阿克萨起义”就是一例。2002年底,阿巴斯一改“低调”风格,公开批评巴勒斯坦武装起义,主张“非暴力不合作”抵抗。后来,他接受科威特一家报纸采访时说,“巴勒斯坦的孩子因为一些组织付给他们一个美元,就用自己的身体做炸弹……孩子还不具备判断能力,谁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这在巴勒斯坦内部引起很大争议,阿巴斯甚至遭到激进派别的人身威胁。但巴勒斯坦人普遍表示,阿巴斯的表态是“真诚的”。

  有报道说他早年革命期间生活简朴、清廉奉公;也有的说他1994年回到巴勒斯坦之后在加沙地带和西岸分别兴建豪华别墅,因此背上“腐败”骂名。他行踪不定,擅长“秘密外交”。他拥有强有力的“人事网络”,广罗阿拉伯政界要人以及情报人员。

  外表理性甚至冷漠的阿巴斯也有“多情”一面。1993年签订历史性和平协议《奥斯陆协议》后,阿巴斯秘密访问出生地采法特镇,泪如雨下。有幸进入他办公室的记者说,几乎每次都看到他与孙女玩耍,是一个“慈祥、温和”的祖父。去年,长子马赞心脏病突发猝死,阿巴斯从此变成“工作狂”,马不停蹄地奔走世界各地,出席一个接一个会议。

  1980年阿巴斯进入巴解组织执行委员会,后来担任执委会总书记。1994年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成立之初,他没有在内阁中担任任何职务,但保持着仅次于阿拉法特的“二号人物”地位。

  获比阿翁“政治发妻”

  有人把阿巴斯与阿拉法特比作“经常吵嘴的夫妻,又爱又恨”,说阿巴斯“容忍”阿拉法特40年之久,应该为此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1950年阿巴斯加入巴勒斯坦解放组织,1965年帮助阿拉法特创建“法塔赫”。在腥风血雨的斗争年代,他同阿拉法特一道转战约旦、黎巴嫩和突尼斯。以色列暗杀了绝大多数“法塔赫”创始人,阿巴斯与阿拉法特幸存下来。近40年的的生死情谊,奠定了两人坚实的情感基础。

  然而打下江山之后,他和阿拉法特的关系却屡屡出现裂痕。与此相关的传闻很多,却无法得到当事人证实。人们能够确认的是,阿巴斯在担任自治政府总理不到半年就挂冠而去,随后又辞去了他在“法塔赫”的核心职位。

  阿拉法特与阿巴斯,两人的形象、性格截然相反。前者数十年来一袭军装,一块黑白格方巾,形象深入人心,可谓巴勒斯坦“教父”,无人可以挑战他的绝对权威;阿巴斯穿着西化,很少抛头露面。阿拉法特擅长“鼓动性”演讲,表情丰富,手势夸张;阿巴斯则回避媒体,离群索居,言语平实。巴勒斯坦政治学教授阿里·贾巴维接受《国际先驱论坛》报采访时说,“阿拉法特与阿巴斯之间有矛盾,但多年来他们风雨同舟,紧密相连;也许他们属于‘互补’型。”

  了解敌人“设计”和平

  阿巴斯开辟了巴解与以色列左翼温和派之间沟通的渠道,也是第一个试图与利库德集团对话的巴勒斯坦官员。阿巴斯在原苏联莫斯科东方学院获得以色列事务硕士学位。巴以和谈之前,他潜心研究以色列社会,遭到“法塔赫”内部的批评和讥讽。当时,一个巴勒斯坦人或者阿拉伯人阅读关于以色列的书籍被认为是“丑闻”。但阿巴斯决定要“了解敌人”,在研究过程中他坚定了一个信念:最终将必须与以色列共处!

  阿巴斯是《奥斯陆协议》的巴方设计师。多年来,他严守秘密,同时进行艰苦卓绝的谈判,最终促成这项巴以间历史性和平协议。1993年9月13日在白宫草坪签署协议后,阿巴斯没有按照礼宾安排先同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握手,而是径直走向以色列前总理拉宾。尽管这一举动违反程序,但受到在场所有人的热烈欢迎。

  1995年阿巴斯重新坐到谈判桌前,与以色列达成一系列协议,逐步扩大巴勒斯坦自治区范围。1998年11月18日,阿巴斯与时任以色列外交部长的沙龙举行会谈,讨论最终地位问题。2003年,已经成为以色列总理的沙龙在自家农场再次会见阿巴斯,并表示愿意与阿拉法特以外任何人谈判。

  被以色列视为立场“温和”的阿巴斯长期从事以色列问题研究,著有《纳粹主义与犹太复国主义》一书。“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从这个意义上看,对以色列而言,阿巴斯也许是比阿拉法特更具挑战性的对手。


选稿:钱程灿    来源:新华社稿件  作者:周轶君  
 
 

 媒体聚焦
环球-灾后印尼:海啸将亚齐变成人间地狱
《环球》杂志-对日索赔 把官司拿到中国来打
《解放军报》-05年影响世界"四大战略变数"
……>>更多
 国际专题
印度洋沿岸发生地震海啸
关注巴勒斯坦大选
伊拉克即将举行大选
布什政府大换血
……>>更多
 城市
在卡萨布兰卡 浪漫一把
韩国人交朋友喝"炸弹酒"
汉城-经济低迷 整形业一派萧条
新加坡-没有欲望的都市
 人物
鲍威尔追忆四年任期点滴
……>>更多
  读图
新设计的航天飞机外油箱
泰国普吉岛依旧灯红酒绿
美军在费卢杰进行搜查
阿富汗人雪山下重建家园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