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频道>> 时政快报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日本野心当国际秩序制定者 要与美国平起平坐

2005年3月30日 20:05

  

  

  

image

  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是最近一段时期日本在外交上表现异常强硬的民意基础

  日本现在执政的新生代政治家有强烈的“超越战后”的愿望,希望摆脱日本战
后低调的、在国际社会中消极的角色,成为一个国际秩序制订者,成为和美国平起平坐的大国。

  自3月21日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表示“日本会获得一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后,鉴于“日本不能正确对待历史”,朝鲜、韩国以及其他日本周边国家爆发出近期来最强烈的反对声音。

  朝鲜表示强烈反对,韩国更怀疑日本是不是一个真正的和平国家。

  在中国,截至28日上午9时,由新浪网发起的“全球华人大签名反对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行动中,签名人数已超过300万。

  安南的表态是怎么回事?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胜算有多少?本刊记者专访了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金熙德和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日本室主任吴寄南。

  记者:在上周的记者招待会上,安南脱口而出支持日本,这个意外“口风”引起各国关注,媒体纷纷打听背后缘由。随后联合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有官员出来打圆场,说安南不是支持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只是顺便举例,不是单单支持日本的意思。你认为是这样吗?

  金熙德:从安南的表态可以读出两个意思。其一,安南不会“口误”到如果不支持(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也要说支持的地步。所以安南肯定是支持日本的。我认为这是安南本人的意见,当然他不仅仅代表个人,而是作为联合国秘书长的意见。他的工作班子也是支持日本的。

  其二,表示安南赞同名人小组的意见,并列提出两个方案:一是增加6个没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和3个经选举产生的非常任理事国;一是增加8个任期四年、可连选连任的半常任理事国和1个非常任理事国。安南把这两个方案都提出来,希望联大进行研究。安南的意思或许是,不管是哪个方案,可能都有日本一份。所以提到日本,说了记者招待会上的话。

  吴寄南:日本要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还有一系列程序要走。首先是联合国大会必须投票决定采用哪一种方案,其次是在改革方案通过后,就哪些国家有资格成为常任理事国,需要在联合国大会上进行讨论。这并不是秘书长安南一个人说了算的。

  目前有一些值得注意的动向:首先是一些希望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国家,如现在所说的“四国俱乐部”德国、印度、日本和巴西,它们似乎志在必得。但也有一些国家反对这些国家成为新的常任理事国,例如意大利虽然和德国的双边关系很好,却反对德国成为常任理事国;巴西遭到阿根廷反对;印度则遭到巴基斯坦反对;朝鲜和韩国都表态反对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所以,联合国的改革本身还要走一段漫长的历程。

  记者:安南的表态是不是日本政治公关的结果?

  金熙德:其一,安南作为联合国秘书长,更多的不是考虑每个地区的双边关系、每个地区的具体情况。他是联合国平时日常事务的当家人,实际上决策的是安理会的5个常任理事国。从主持日常工作角度来说,日本出的会费多一些,日本的钱对安南起了作用。

  从安南的事务角度来看,日本的经费对他工作提供方便,不单是会费,如果哪个国家发生地震、出现疫情,安南每次都会看到日本出的钱,因为日本富裕、资金丰厚,对于联合国出资方面做了很多事情。这个是主要原因。

  其二,联合国受到美国的最大影响。虽然一国一票,但每个国家的影响力都是不同的。哪个国家有经济实力、军事和政治影响力,哪个国家就肯定对国际事务有更大的影响力。可以想象,日本自身也会直接或间接地向美国施加压力。美国现在支持日本,也会影响到安南。至少安南不会反对日本,这次又举例支持日本,那肯定是安南的本意。

  吴寄南:安南的表态与日本的公关游说不无关系。日本为了实现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夙愿,一直在进行公关。早在10年,就已经开始了。例如,为了拉非洲国家的票,日本曾不惜重金邀请非洲国家的外交官到日本去,名义是开会,实质是游山玩水,说穿了就是“买票”。现在,一些日本政要又频繁访问中亚、非洲国家拉票。日本自知要得到亚洲的票比较难,所以就“舍近求远”,它自称已得到191个联合国成员国中的100多个国家支持,这就是半数以上了。联合国的一些上层官员也是日本公关活动的对象。去年年底,安南访问日本时,已表态支持日本进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日本媒体兴高采烈。

  记者:日本为何处心积虑地要挤进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行列呢?这是不是小泉转移国内视线的目的之一?

  金熙德:这个目的的确存在。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日本整个政治层(统治层)的愿望,不能简单说是日本老百姓的愿望,因为日本老百姓的各种意见都有。进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行列也是小泉政绩的一个方面。身为首相,他必定希望有所作为,也希望在历史上留下一笔。小泉突然从2004年开始对日本进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事非常热心,显然将其作为政治目标之一,现在热情依然不减。

  吴寄南:应该说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日本政治家的一大夙愿,说到底就是它要要摘掉“战败国”的帽子,要成为一个“普通国家”,要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的作用,要和五大常任理事国平起平坐。日本有两条理由:其一,日本承担19%的联合国会费,仅相差美国一两个百分点,是第二大出资国。其次,日本也是ODA大国,每年有七八十亿美元的对外经济援助;其二,日本的人力贡献也很多。从1992年以来,日本先后向柬埔寨、卢旺达、戈兰高地和东帝汶派遣自卫队,参加联合国的维和活动。尤其是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后,日本又向伊拉克派遣了自卫队,它自以为加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条件已经具备了。

  从日本国内的动向来看,最近一段时间,日本的外交出奇地强硬。原因在于:其一,日本现在执政的新生代政治家有强烈的“超越战后”的愿望,希望摆脱日本战后低调的、在国际社会中消极的角色,成为一个国际秩序制订者,成为和美国平起平坐的大国,所以要在国际上表现高姿态,积极主动,敢于说硬话。

  其二,日本国内民族主义情绪上升。最近10多年来,日本政局一直比较动荡,经济长期走不出低迷的局面。日本的国民中充满一种挫折感。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国民普遍希望有强势的领导人出来带领大家走出困境。这已成为一种政治时尚。敢于说硬话,敢说“不”的政治家,就容易得到支持。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是最近一段时期日本在外交上表现异常强硬的民意基础。

  其三,小泉内阁的支持率持续走低。他在上任之初标榜要推行“结构改革”,支持率一度达到将近90%。但小泉本身没有一个明确的改革思路,又遇到利益集团的反对,虽然“结构改革”有一定进展,但基本上是“雷声大、雨点小”,进展迟缓。他的支持率大幅度滑坡,最低的时候只有33%,而不支持率将近50%。在这种情况下,他寄希望于外交上的突破,来争取自己的执政基础,所以在外交上表现出非常强硬的姿态。

  目前,日本到处煽风点火。今年是“韩日友好年”,但在独岛(日本称竹岛)问题上与韩吵得不可开交。在北方四岛问题上也与俄罗斯闹得很僵,以致两国首脑会晤一拖再拖;在钓鱼岛问题上又向中国挑衅,甚至威胁要在东海争议区域(中方认为是中国的)强行搞油气勘探。日本外交本来应该像弹钢琴一样,有张有弛,但现在是十个指头全部按下了琴键。这种外交在国际上也是很罕见的,造成一系列的国际纠纷。而这样一个国家要挤进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行列,这不能不令人忧虑。

  记者: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问题上,日本的胜算有多大?

  金熙德:这一进程并不透明,日本的胜算只有一半。因为要取决于几个因素:首先,现在安理会改革进入白热化状态,重头戏还未到来。日本正在积极地拉选票,但是其他各国都是以自己的利益为中心来思考这个问题的,因此,它能否得到绝大多数国家的支持还不能确定。

  其次,联合国在程序上要有几次投票,今年6月会就是否扩大安理会成员进行投票,9月举行联合国首脑会议,各首脑会发言,讨论后才可能进入实际选举的阶段。因此,关于日本能否成为常任理事国,还有好几步要走,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就目前来看,日本最乐观的判断是他们会成为没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安南也表示,不管现在提出任何方案,都是不给新成员否决权的。即便日本非常圆满地达到目的,也是没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和现在的五大常任理事国相比,其影响力并不能同日而语。

  吴寄南:我认为,日本要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还是有一些难度的。联合国不是大公司的董事会,出钱多就能拿到董事位置。

  最大的问题是日本对过去的历史并没有深刻的反省。最近,日本的“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再次抛出严重歪曲历史的中学教科书送交文部科学省审定。但是,从日本媒体曝光的教科书内容来看,在颠倒黑白、美化侵略战争方面比2001年的那个版本有过之无不及。此外,包括日本的首相在内,日本政要每年都要参拜供奉着东条英机等14名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日本一方面要挤进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行列,一方面却公然推翻联合国授权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结果,这对联合国的历史,对联合国成立初期的创始国而言是一种侮辱。

  现在国际上有百万人签名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活动,其中也有在海外的日本人。有正义感的日本人也觉得在日本没有对过去历史进行深刻反省之前,没有资格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第二个大的障碍是法律问题。联合国宪章内现在还有“旧敌国条款”,这主要指的是宪章第53、77条和第107条的规定。其中规定如果宪章任何一个签字国与战时敌国发生军事行动不必安理会授权。战时敌国主要是指德意日法西斯轴心国家。这是日本头上的一道“金箍”。所以日本需要把联合国宪章中的“旧敌国条款”拿掉。否则,它也不可能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综上所述,日本除了要过舆论关,还要过法律条文关,所以日本走向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路相当漫长。

  记者:如何看待中国的立场?

  金熙德:中国政府表示,对日本希望发挥更大国际作用的意愿表示理解,但日本必须正确对待历史。中国主张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不能以“交多少钱”来决定,也必须多吸收发展中国家。因为世界上发展中国家是多数,世界上最大的问题就是南北问题。所以安理会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国际组织中的决策机构,让发展中国家多参与进去,享有发言权,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吴寄南: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达了两个观点:一是联合国改革是大势所趋,但不是几个大国说了算,要经过联合国成员国广泛而充分的协商。二是要考虑到发展中国家的比例,毕竟联合国191个成员国中绝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而五个常任理事国中只有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即使扩大常任理事国名额,也要多增加发展中国家成员。

  记者:日本如果达到目的,将对东亚和国际政局造成何种影响?

  金熙德: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后,如果采取追随美国的行为方式,这对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没有好处。美国的单边主义,对世界推动公正合理的决策非常有害。如果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极有可能在安理会上帮美国说话,助长美国的单边主义。

  吴寄南:日本的愿望和能力及现实之间有很大的差距。我个人并不看好。由于日本多方公关,最后可能如愿。但日本没有否决权,而且国际事务并不会因此而马上改变。

  其一,日本追随美国的姿态不会改变,在外交上还是看美国的脸色行事,不可能另来一套。其二,日本继续要同中国板脸,要想牵制中国,但实际上也是很难,因为在现在国际大环境中,中国的崛起与和平发展,是一个不以哪个国家意志为转移的趋势。日本要与中国作对,必须组织“同盟军”,美国可能支持,但东亚国家未必站在日本一边,所以日本掀不起大浪,而且日本国内也会受到很多牵制。因为现在东亚地区的相互依存越来越明显,去年中日贸易额1700亿美元,加上香港地区,中日贸易超过日美贸易总和。日本在中国有3万多家企业,有那么多日本人在中国,所以日本在政治上要搞什么动作也要有所顾忌。

  即便又一天,日本如愿以偿(但这是有时间的,并不是今年、明年就能实现),也不能改变世界的大趋势。继续跟随美国,对中国既想挑衅,又不敢彻底闹翻,与中国作对也纠集不到什么支持力量。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国际格局不会发生变化。

  记者:在反对日本成为常任理事会的活动上,如何看待我国的民间力量和民间情绪?

  金熙德:民间力量的表态显示:大多数人是持反对态度的,从数字上看非常明朗。

  吴寄南:目前中国民间的反对情绪,不能算是“反日”情绪,是正义的声音,我们不是反对日本,是反对日本的右翼势力。


选稿:王永娟    来源:新民周刊 3月30日  作者:苏庆先 金姬  
 
  • 日本争常任谋亚洲第二霸主 中国有权一锤定音
  •   2005年3月30日 19:55
  • 专家谈慰安妇问题:日本嚣张与我们的退让有关?
  •   2005年3月30日 16:59
  • 日本称要在教科书中明确钓鱼岛独岛为日领土
  •   2005年3月30日 13:48
  • 日本一团体勘测冲鸟岛 称目的是支持日主权要求
  •   2005年3月29日 17:39
     

     媒体聚焦
    《环球》杂志:中日关系问题难用沟通解决
    美国害怕欧盟解除对华军售禁令三大原因
    文汇报:日本"历史问题"的现实危害性
    ……>>更多
     国际专题
    印尼海域再次发生地震
    吉尔吉斯斯坦局势动荡
    日本谋求常任理事国席位
    美国女植物人安乐死之争
    ……>>更多
     城市
    历史悠久的法国咖啡文化
    被希腊人泼得满身花
    芬兰人找不到祖先
    伊拉克--曾经灿烂的文明
     人物
    巴基耶夫当选吉尔吉斯总理
    ……>>更多
      读图
    世界十大宝藏探秘
    纽约复活节大游行异彩纷呈
    美国大学生墨西哥狂欢减压
    无处不在的风景:我们的身体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